1. <ruby id="wbusu"></ruby>

          1. 歡迎訪問宿遷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官網!
            宿遷設計院
      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      行業資訊

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資訊

            • 淺談ADA新銳建筑獎與臺灣建筑新生代的處境

            • 發布時間:2016-8-27  文章來源:宿遷設計院
            • 兩年一度的ADA新銳建筑獎,隨著2014年底的展覽結束后,暫告一段落,而我們也帶來這些入圍者的深入專訪(方瑋:探尋都市中未知的疆域 劉崇圣+吳龍杰+辜達齊:做建筑前,先投入實地的在地生活吧! 林祺錦:困難環境反而造就建筑的生命力 曾柏庭:以結構為出發,逐步落實建筑之路的企圖心 王柏仁:從大自然里,探尋設計的厚度 曾志偉:設計是從“感覺自然”開始 鏡衍設計:以建筑,創造生活的想像 王喆:專注探索建筑“白色”的地方),了解這些年輕的建筑創作者,于目前的建筑思考與實踐過程。不過建筑落成后,建筑師終究得退至幕后,回歸到建筑作品本身時,如何透過謹慎的考量、審辯式的思維,進而做出批判性的評論與自我檢測,是MOT/TIMES邀請吳聲明與胡家暉兩位,針對第二屆ADA新銳建筑獎入圍作品進行對談的初衷。

                吳聲明為第一屆ADA新銳建筑獎入圍者,除了是位執業建筑師,也在大學建筑系任教,胡家暉即是他曾指導過的學生,胡家暉以一位「外國」、同樣也是年輕建筑人的眼光,從這11件入圍作品,提出他所觀察到的臺灣建筑現狀。

                這篇師生對話的構想是怎樣來的?為什么要這樣做呢?或許都不是這場對談最重要的意義。嚴格來說,這對話中所存在的討論,某些言論可能會顯得多余,純粹是透過對話的激盪,用以確定兩位建筑人身處之境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吳聲明老師的邀約下,我開始著手瞭解本屆ADA新銳建筑獎入圍作品,希望我能以一個異鄉人的身分,為當代臺灣的建筑意識加註一些不一樣的意見。在書寫時,我試圖為這些案子尋求其脈絡,但由于資歷淺薄,僅僅能結合我一年多來在臺灣工作的經驗,透過兩者之間的辯證,寫出一些我所瞭解到的臺灣建筑生態問題。如同喃喃自語的外來族人一般,我說著自己暫時也理不清的思緒,但是其中的情緒卻是清晰不含煳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吳聲明:我說過大頭(胡家暉暱稱)你是特別的華人,語言能力遠超過我的想像,雖然很年輕,但我認為你是位優秀的城市觀察家!ADA新銳建筑獎應該是臺灣這二、叁十年裡,開創讓年輕建筑人的作品能被評論的機會;我由衷地希望ADA新銳建筑獎慢慢會把評論再昇華成一個批判的軌跡。這種批判的軌跡,將透過不斷地批判,激發出建筑理論。

                胡家暉:謝謝你的邀請,這也讓我有機會檢視自我。從這次入圍作品來看,可以看到整體環境創作慾望的缺席,進而曝露了建筑師角色的積極性的貧乏,使得討論的作為顯得離散而支離破碎,到最后僅僅讓人們產生出迷離的疑問及困擾。

                其中很多寓言般的論述與其手法的連接其實相對薄弱,且端倪出折衷主義在其中的發酵,著實讓人不安。雖說在臺灣這種扭曲的建筑生態裡,能完成這些案子實屬難得,但這些新生代應該更執意地跟這大環境領取公正的資源分配,并且扮演好其中的角色,從而得到專業上的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一個社會進程,少說需要30年時間,也唯有從此刻開始耕耘,我們才有資格期許臺灣建筑有更多的可能性。說來諷刺,建筑師本應有能力預期(predict)作為背景的建筑,在時空轉化下,如何再次賦予其生命,不過若是無法觀察出自身格局的限制,也無法對社會進諫,試問建筑師的基本專業態度何在?

                吳聲明:每一次說到臺灣的建筑,總是先引來一聲嘆氣,明明我們有這么多優秀的建筑師,與相對成熟的文化底蘊,而在「現實」的環境、法規與業主需求等等,似乎在這股「現實」的氛圍之下,「真實」的創作理念就只放在下一個順位,所以建筑師們說出的話,也顯得不太「真實」。所以與其這是一場對話問答,不如這樣來說,首先讓我先問一句:「親愛的建筑師,請問您是跟誰在說話?」是說給業主聽,抑或是說給讀者?是文化,還是一場廣告?還是其實是自己?

                當然我們不能幫這些優秀的新銳們回應,但是若是讀一下這些作品的設計說明之后,反而需要你的再說明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胡家暉:入圍作品裡,「馬公機場計程車鋼棚」是我覺得其中比較有意思的作品。鐵皮的選擇貌似透露了建筑種種的真實,優雅的外露鋼構,貼切地回應預算上的考量,而型構上的活潑和繽紛的顏色也是此案成功的關鍵。雅俗得以共賞,正是這種輕巧不做作,讓建筑在這裡得以正身率下,同時不失澎湖的詼諧寫意。

                「馬公機場計程車鋼棚」可以說是一個完成度很高的案子,可惜的是在建筑論述上還是仰賴修辭的美麗作為意象轉化的基調,從而得以閃躲了很多真正建筑的問題。幾乎所有入圍作品皆有此問題,但不得不讚賞的是,「馬公機場計程車鋼棚」對于工地侷限的認識,進而影響其製成(fabrication)、運送都有相當的著墨,實屬難得。

                吳聲明:「馬公機場計程車鋼棚」你說是完成度很高的案子,不如說是很「真實」的案子,建筑師運用設計操作,讓作品可以自我表現,當然我所談的自我表現,就容易流于自言自語,與使用者對話就少了,但是這樣也可以說是一種建筑師的取捨了。還有哪個案子是你覺得有趣的呢?

                胡家暉:在Youtube上,可搜尋到一段與「八德中正堂歷史建筑」相關的影片,記錄了作為社區共同參與的建筑行為,如何滲透到政治社會的各種環節,這在資本化的社會裡,著實讓人覺得鼓舞萬分。

                撇開其作為社會實踐這回事來看,「八德中正堂歷史建筑」的建筑動作其實非常清晰,屋頂的鋼構桁架和玻璃量體的多媒體放映室,皆成功回應了歷史建筑再生的問題,唯可以再進一步思考的是,歷史建筑的外觀保留這件事,是否為必然的結果。對于現代都市中,歷史建筑該以何種面貌呈現,我相信身為一名建筑師是有更多可為之處。而這件作品唯一可惜的是,其形式(form)的操作還是滯留于歷史建筑保存的成規價值觀中。

                吳聲明:我同意你所說的,只是你所說的「八德中正堂歷史建筑」可惜之處,我認為若這單純是個空間案,這會是一件很成熟的空間處理,這點我認為建筑師的手法是很成功的,可惜的應該是這座建筑的時代企圖心是什么呢?老建筑需要的不僅僅是保存,老建筑的「保育」更是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胡家暉:還有一個案子也很有趣。採用農務用遮光網來搭建的「少少-塬始感覺研究室」,在山林裡,其姿態輕盈,對于地形與樹木是有意識地運用,顯露了建筑師介入自然的積極性何在!干偕佟乖谶@些入圍作品中宛如一股清流,脫俗而清新,但它卻在其建筑論述裡犯下大忌,語境的塑造太過依賴時下流行的類文青措辭,而失去了建筑本身的空靈與輕量。我一直相信,建筑師的所思所為,往往也證明建筑的存在與否,其中大部分能依據的是其人所言之道。言過而不實;真正好的作品,多是實而言不及。

                吳聲明:你的意思是,少了建筑師本身的論述,這個案子更美好嗎……?(笑)

                胡家暉:前述3個案子,建筑本身帶給我對其創作者的聯想,在所有入圍作品中是相對清晰的。雖說「作者已死」(註:引自解構主義思想家羅蘭巴特名言),對我來說,這種意志的顯現,反而才有機會促成新的創造性文本的發生。

                撇開其中意識強烈的設計動作,對我來說,「徑.鹽埕埔」是一種品味(taste)式介入的建筑行為。我們不得不承認,商業對于建筑活化是非常有效的,只要好好注意一下,除去地景的範疇,整個臺灣空間的公共性都是架構在商業上「給與授」(give and take)的方程式才被容許存在的,無論是星巴克有遮陽的圓桌廣場,或是商場的點狀休息椅。值得深思的是,當因應載體的流行衰煺而導致商業的煺場時,建筑應該如何應對呢?建筑空間的脆性(fragile)是否是一種新的契機呢?

                較為可惜的是,「徑.鹽埕埔」的文字表述稍嫌浮夸,讓人難以理解到作品的塬意。值得一提的是,鑿天井在這裡應該作為一種建筑手法而非主要課題,要回答主要課題這一類題目,我想,思考上是必須戒慎恐懼,嘗試說一口清晰的話,而不去依賴太多修辭的言語。
            • 上一篇:沭陽電視臺報道沭陽分院成立新聞
              下一篇:臺灣:ADA新銳建筑獎公布首獎與特別獎
            磁力搜索引擎 -磁力天堂